【顺懂】当李懂说起甜咸粽子时,顾顺在想什么?

///


天罗地网 番外3






粽子吃甜还是咸,这是个问题。


顾顺有云:李懂包啥我吃啥。


 




时值端午,顾顺嚷嚷着没有过节氛围,李懂一琢磨,那就应景包点粽子。


他生在南方,吃的粽子都是蛋黄鲜肉,火腿鲜肉这种。顾顺是地道的北方人,粽子要吃甜口,红枣豆沙是首选。南北方分歧见端倪。


李懂有三天假期,他觉得受了杨锐一伙人不少照顾,和顾顺一合计,决定端午请大家吃饭,前一天两人出门采购食材。


其实现在配送服务十分到位,但两人依然选择去超市。李懂精挑细选,菜肉不亲眼看了总不放心。顾顺喜欢推着购物车跟着,甚至屁颠屁颠陪着李懂去早市买海鲜,用他自己的话形容就是特别居家,所以逛超市早市在两人心中是件特别郑重神圣的事。


材料准备好,包粽子也有讲究,粽叶北方用芦苇叶,南方用箬叶,形状还分三角,四角,尖三角,方形……李懂入乡随俗买了芦苇叶,准备包粽子时犯了难,他也没包过,打开手机上网搜教学视频。


三片苇叶交叠窝成漏斗状,装糯米和馅儿,最后再合上粽叶捆绳,李懂学得很快,包得有模有样。顾顺看着好奇也跃跃欲试,结果不是漏米就是捆粽子时绳系不紧。


 




李懂嫌弃顾顺帮倒忙,把他扒到一边,顾顺不老实,从身后抱着李懂环住他的腰,李懂用胳膊肘戳了顾顺一下,顾顺不撒手,他无奈作罢,“你吃甜的还是咸的?”


顾顺答得干脆,“甜的。”


李懂苦恼,“那咸的怎么办,包多吃不了浪费了。”


顾顺把下巴搁到李懂肩膀上,“你包啥我吃啥。”


李懂欣慰,“那你多吃肉粽。”


顾顺就差摇尾巴了,“嗻。”


李懂包了两种馅儿,红枣豆沙的用红绳捆,蛋黄鲜肉的用绿绳。


顾顺开始不正经,“其实甜咸无所谓。”


“嗯?”


“重点是剥粽子的过程,就跟脱你衣服一样。”


李懂又给了他一胳膊肘。


顾顺继续说,“真想把你扒光了来一发。”


李懂气结,“骚话真多。”


顾顺搂着他蹭他肩膀,“那你喜不喜欢?”


李懂不说话,顾顺看着他冒红的耳朵尖窃喜,开始动手动脚,李懂嫌他烦,打发他去洗海鲜。


顾顺谨遵圣旨端了个盆忙活,过会李懂瞄他两眼,这一瞄不要紧,李懂觉得自己血压直飙二百。


他咬牙切齿喊,“顾顺!”


顾顺无辜抬头,“怎么了?”


“谁让你拿脸盆洗墨斗鱼的?!”


 




端午当天,李懂准备了一大桌子菜,锡纸包烤墨斗鱼,爆炒小龙虾,糖醋藕丸,鱼香茄盒,椒麻鸡,蒜泥白肉莴笋卷,荷兰豆炝炒百合,炝拌豇豆……又做了顾顺爱吃的干炒羊排,酱牛肉,顾顺帮着切堆儿,还自创了一道凉拌土豆丝。


陆琛庄羽先到,然后是佟莉石头,最后罗星跟着杨锐徐宏一起进了门。


佟莉庄羽帮着顾顺把菜摆上桌,李懂在厨房煮粽子,淡淡的粽叶清香从厨房飘出来。


庄羽没吃早饭这会被一桌子美食诱惑着,他拿起筷子去夹藕丸,正好被顾顺看到。


顾顺一手拍掉他筷子,又往厨房瞄了一眼,厨房门关着,估计李懂在烤生蚝。


庄羽吓一跳,“我操,你干吗?”


顾顺严肃脸,“菜不上齐不准偷吃。”


庄羽委屈,“谁立的规矩啊?”


佟莉插嘴,“李懂呗。”


庄羽不信邪,“那我就吃了怎么着?”


顾顺开始撸袖子,罗星大笑,“懂儿以前就这毛病,你要偷吃破坏这桌菜的美感,他能哭给你看。”


其实这规矩顾顺以前也不知道,偶然发现了乐得不行,他就觉得李懂平时一本正经,但是怎么他妈的……就那么可爱。


 




最后李懂从厨房端了盆粽子出来,顾顺给每个人倒好酒,总算能开饭。


庄羽和李懂一样不胜酒力,他喝了两口酒,迫不及待夹起块羊排。他也有个毛病,不吃羊肉,只吃牛肉,从小到大,说到做到。


陆琛徐宏看到急忙制止,“你怎么吃起羊肉了?”


庄羽说,“怎么会,我是不吃羊的啊。”


众人又说,“但是你现在吃的就是羊啊……”


庄羽狡辩,“哪有!这就是牛!”


杨锐问了李懂一嘴,李懂说,“怎么说呢锐哥,昨天我和顾顺只买到了羊肉,没有牛肉……”


庄羽哀嚎,“牛牛牛!就是牛!我还不知道羊什么味儿?”


众人哈哈大笑。


杨锐带头入座,举起杯,“敬顾顺李懂。”


罗星徐宏陆琛庄羽佟莉石头也跟着一起举杯,“敬顾顺李懂。”


顾顺李懂起身回应,庄羽打岔,“李懂,你这杯酒颜色不对啊,大家都喝白的,你这怎么是啤的?”


顾顺淡定开口,“他喝不了烈的,大伙儿见谅啊。”


几个人都发出切的一声鄙视他。


李懂有点不好意思,碰了碰顾顺胳膊,和大家举起杯一饮而尽。


罗星打趣他,“就差让你们俩喝交杯酒了。”


顾顺咧嘴笑,“没问题啊,我百分百配合。”


李懂从桌子底下踢了他一脚,“星哥,你什么时候也这么不正经了。”


罗星大笑,“还能比顾顺不正经?顾顺纹身非要给两份钱的傻逼事,都快成镇店笑话了。”


众人大笑。


罗星来北京也受了杨锐顾顺不少照顾,和大家很快混得很铁,他一边和顾顺的发小喝酒一边说,“懂儿手艺见长啊。”


庄羽泪目,“我他妈终于知道为什么顾顺难请了,李懂做饭这么好吃搁我我也不出家门!”


顾顺嘚瑟,“你这辈子只有羡慕的份儿了。”


李懂看着一桌子的人感慨万千,他曾经觉得家庭遥不可及,但顾顺不止给了他一个家,还给了他一群可爱的家人。


顾顺在桌底捏了捏他手指,他回过神,两人相视一笑。


 




吃过饭众人散去,顾顺回厨房洗碗,李懂拿着根甜筒站在一旁监工,他啃了两口又把甜筒递给顾顺,顾顺偏头把上面巧克力脆皮咬掉,李懂不爱吃这个。


李懂想起来什么,“刚我看到你吃粽子了。”


顾顺偷笑,“特好吃。”


李懂轻轻踢了他一脚,“你吃的是豆沙的。”


顾顺死不认账,“你看错了吧。”说完又纳过闷,“这么关注我,可见是真爱了。”


李懂又特别大爷地踢了他一脚。


顾顺说,“你还记不记得我以前说要给你弹钢琴的事儿?”


李懂昂了一声。


顾顺低头轻笑,那时候他们关系还很紧张,李懂八成恨他恨得要死,但这事他还记得,顾顺觉得心里一暖,“晚上弹给你听。”


 




下午有琴行的人过来装配钢琴,李懂一看那钢琴就知道价格不菲,他差点拧顾顺耳朵,“能不能别老乱花钱啊?”


顾顺满脸嫌弃,“你一个跟艺术沾边儿的人,能不能培养点高尚情操啊。”


李懂说不过他,跑到书房看师傅装钢琴。


钢琴装完,天已经黑了,顾顺打开灯在钢琴前坐好,李懂站在一侧。


顾顺穿着和他一样的纯色T恤,但李懂觉得他就像穿着白衬衫燕尾服,坐在维也纳的音乐厅。顾顺十指修长,配着黑白按键,赏心悦目。


李懂盯着他,心跳有些加速,用顾顺的话说他们明明快成了老夫老妻,但某些时刻他还是会怦然心动,比如现在。


美妙的音符从钢琴中倾泻出来,风吹动窗帘,顾顺的声音像带着魔力,“这首叫《Only Wish》。”


李懂一瞬间以为回到了日内瓦临湖的工作室,他想到顾顺曾经哼过一句歌词,Something whispers in my ear and says, that you are not alone, for Iam here with you.


那时候他装得若无其事,但李懂知道他毫无保留的热情里满是坦诚和勇敢,那坦诚曾经一度如同日光,让他感到灼热。


顾顺弹完一曲合上琴盖,他看着李懂,李懂盯着他,一眼不眨,顾顺一脸狡黠,“是不是觉得哥帅惨了?”


李懂还没从钢琴曲中回过神,顾顺这句话一秒毁气氛,他无奈又好笑,“我发现你正经起来,还挺像个人的。”

(后面的钢琴play被屏蔽了,先不放了)





——————

还有两个番外,一篇关于顾顺纹身的日常,一篇 蜜月旅行 游记


之前有小可爱问出不出本子,我有想过自己做出来收藏,现在厚着脸皮问一句《天罗地网》出本子有没有人要  - -没人要的话我就做出来送给小伙伴,打扰了,各位端午快乐



——————

番外放本子了,鞠躬

评论(68)
热度(370)

希望江诗丹顿鸡械真皮精致婊离我远一点